主页 > Z哇生活 >表弟杀表哥监50月‧死者家属指刑罚轻决上诉 >

表弟杀表哥监50月‧死者家属指刑罚轻决上诉

原创 Z哇生活 作者: 时间:2020-08-03 10:21:52 156
表弟杀表哥监50月‧死者家属指刑罚轻决上诉(雪兰莪‧巴生)去年发生在吉胆岛的“表弟杀表哥案”嫌犯,虽已在今年4月23日判刑监禁50个月,但死者家属则认为刑罚太轻,白白一条人命的无辜牺牲,而嫌犯却只受短短数十个月的牢狱生活,实在有欠公平和不合情理,也显示出人命是如此的“廉价”。因此,死者蔡振业的家属决定提出上诉,并在14天期限内致函总检察署,要求当局提出上诉,须对嫌犯王木伟(译音,24岁)施于重判和严惩,为死者讨回一个公道。死者家属代表律师陈博雄说,此案是在去年6月8日发生,嫌犯在案发后曾匿藏在附近的红树林,并在3天后才向警方自首。嫌犯匿藏3天后才自首他说,当案件进入审讯时,总检察署在被告协商后,从原有控状的302(谋杀)条文修改为304(b)条文,即在没企图致伤的情况下误杀。“被告也在控状修改为误杀后认罪,并在4月23日被判刑监禁50个月。然而,法庭的这项判罚,已引起死者家属不满,认为刑罚太轻,一条人命换50个月的自由(监禁)有失公平。”陈博雄也是行动党3个支部法律局主任,他说,今日(週二,5月4日)安排死者太太蔡雯素(27岁)召开记者会申诉不满。出席者包括蔡雯素的小女儿(3岁)、大哥蔡文龙、二哥蔡文虎、行动党巴生公市支部主席杨忠志、卫星市支部主席黄时良及双溪槟榔支部主席潘偳健。陈博雄指出,由于被告已认罪及判刑,在责任上已完成,所以控方只能在判刑上提出上诉,且须在期限的14天内,而这是总检察署的权力。他说,由于4月23日算起,最后一天的期限是5月7日,因此,他将在週二代表家属致函总检察署要求上诉,毕竟50个月的刑罚难于令人接受。“实际上,死者的弟弟曾在4月30日致函总检察署要求上诉,但至今毫无下文。”遗孀痛批被告恶行死者的妻子蔡雯素忆起老公无辜失去宝贵生命,无不悲从中来,眼眶乏红的痛批嫌犯的恶行,令原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,在一夜之间支离破碎,四分五裂。“老公白白丢了命,他(嫌犯)却只受到轻罚,这太不公平了……。”她说,没了家中的主要经济来源后,只靠她每月帮忙朋友售卖衣服赚取生活费,但微薄的收入,根本不足她与两个女儿的开销。“在生活压力所逼下,我只能忍痛把大女儿(6岁)寄养在大姑(死者姐姐)家(吉隆坡),而小女儿则由我妈妈照顾,我则住在大哥家(巴生港口)。”她提到,原本是一个好好的家庭,就因他(嫌犯)一个“误杀”,最后只是个轻判,人命是否太不值钱了…。此外,黄时良指出,他们3个行动党支部将竭尽所能,协助死者家属在经济方面渡过难关,包括联络掌管雪州福利及妇女事务的行政议罗茜雅,是否能在每月提供援助金。“雪州政府成立的5000万基金会,让单亲妈妈申请拨款,作为创业自力更生,我们也会在这方面协助死者的妻子提出申请。”失望被告家人态度冷漠除了不满法庭判决,死者家属也对嫌犯家人在事后的冷漠态度感到失望。蔡文虎说,从事发后至今,他们不仅一句道歉都没有,连一通关心的电话也拨打过来。“我们不要求他们作出任何金钱赔偿,只希望有一个交代,一个公道,但令人失望的是,甚幺都没有。”他补充,如今,他们再把此事向外公开,只希望让外界也一起来对此事评评理。律师:法庭有权要被告赔偿死者家属代表律师陈博雄说,其实,刑事法典426条文修改前或后,都可用在此案上,只是修改前,条文阐明较为含糊,即条文有赋予法庭权力,要求被告向受害者或死者家属作出赔偿,但是否应用则由法官自行考量。但此案法官未有援引,则令人稍为感到遗憾。他提到,至于修改后,此条文会更明确,即主控官有权在判罚时,要求法官多考虑受害者或死者家属得到更全面和合理的判决。造成的伤害作判刑考量此外,他说,甫在国会三读通过的刑事法典173条文和183A条文,其实对死者家属有更大保障,但由于尚未经元首御准和在宪报上颁布,所以此案的死者家属未能来得及援引此条文讨回公道。他指出,在上述条文下,如果法官在刑事程序下判前,须召见受害者或死者家属,让他们向法庭解释,事情对他们造成的伤害与影响,以作为判刑的考量之一。家属盼总检察署提上诉陈博雄说,在304(b)条文下,最高刑罚是不超过10年监禁,但法庭在此案的判罚还不到一半,死者家属希望在总检察署提出上诉后,能把判罚提高至10年。他提到,事实上,嫌犯在未犯下此案时,其劣行在岛上已恶名召彰,常醉酒闹事,此次更是在清醒下刺死死者。“因此,我们希望总检察署能基于上述理由,提出上诉,嫌犯的恶行绝不能给予姑息。”此外,蔡文虎说,当此案宣判后,岛上居民也深感忿忿不平,认为杀一个人,只须坐牢数十个月,出狱后是否又可故态复萌,类似的不满言论已在岛上此起彼落。‧2010.05.04
相关文章